分手故事十四 在爱里,我们都是低微的傻瓜

2018-1-14 01:09| 发布者:妙合小编| 查看:27| 评论:0

摘要:分手故事十四 在爱里,我们都是卑微的傻瓜 我们为什么会分手? 恋爱时间:三年 大师兄 性别:男 年龄:19 职业:学生 小师妹 性别:女 年轻:18 职业:学生 ■ 他说: 我从小就喜欢读金庸,尤其是那部《笑傲江湖 ...
分手故事十四 在爱里,我们都是低微的傻瓜

我们为什么会分手? 

恋爱时候:三年
大师兄
性别:男
年龄:19
职业:门生

小师妹
性别:女
年轻:18
职业:门生

■ 他说:
我从小就喜好读金庸,特别是那部《笑傲江湖》。每回读到小师妹岳灵珊进场的章节,总是不能自休。书中描写小师妹的容貌有这么一段:“只见岳不群的青袍前面探出半边雪白的脸蛋,一只圆圆的左眼骨溜溜地转了几转。她乍一探头,便即缩回,又在夜晚,月色朦胧,没法看得清楚,但这少女容颜美丽,却是绝无可疑。朦朦月光下,林平之模糊见到一张秀丽的瓜子脸蛋,一双黑白清楚的眼睛。”我第一次见到我的小师妹,脑海里不自觉地就蹦出了书中的这段话。


那天是新生入学第一天,作为门生会主席,我按例去加入了当晚系里的聚餐。大学里的这类聚餐,都打着接待新生的名号,实在说白了,不外是为大龄学长追肄业妹缔造个契机而已。我对这类工作一向不来电,所以筹算蹭个饭就回去。


不外是为大龄学长追肄业妹缔造个契机而已。我对这类工作一向不来电,所以筹算蹭个饭就回去。

正当我筹算告别时,同系的室友把我给叫住了:“嘿,兄弟,先别急着走啊。你说巧不巧,咱系今年可有一个师妹是你老乡呢!”说完还用手肘推了推我,一脸色迷迷地补了句,“是个小美男喔。”


我对着他翻了个庞大的白眼,可谁承想,白眼刚翻到一半,就见小师妹从他死后钻了出来,对着我甜甜地喊了声:“师兄好!”那样子,用“巧笑倩兮”描述也不为过。


我赶紧把那甩进来的半个白眼发出来,清了清嗓子,佯装镇静地说道:“师妹好呀,来,跟师兄说说,对大门生活还习惯不?想家了吧?”晚饭竣事后,在众人嘲弄的眼光中,我护送小师妹回宿舍。一路上,我竭尽所能地发挥自己的才华,谈完进修谈食堂,谈完人生谈理想,恨不得在她眼前塑造一个“学富五车,风骚倜傥”的成功师兄形象,实在严重得手抖。可是,眼看着再往前走就是女生宿舍了。我这个懒人,头一回在心里埋怨校园太小了,怎样走几步就到了呢。


正在这个时辰,师妹忽闪着一双大眼睛,发起道:“师兄,我感觉早晨吃撑了。要不咱俩去旁边的小操场散散步、消消食?”

因而,我俩就在月光下浪漫地、一圈圈地逛起了操场。你晓得的,每个大学的操场,早晨城市有在夜色中狂奔的同学。说时迟,那时快,一个黑影忽然从师妹死后缓慢跑来,眼看就要相撞了,我赶紧一伸手拉住了师妹的手。


四周黑漆漆的,只要远处微小的路灯还在照着操场,我看不清那时她的脸色,只能看到她的双眼亮晶晶的,抓着我的手前后晃着:“师兄,适才真是好险呀!”
那今后,我一没课,就按照新生的课程表,带一本书去她们课堂,往前面一坐,摆出一副钻研学业的态度。旁人问起,我就说是受教导员拜托,来监视新生上课。实在,我哪听得进去讲台上教员都在说些什么呀,一颗心全用来留意师妹的一举一动了。


睡我上铺的兄弟看在眼里都替我焦急了:“好家伙,你却是自动点儿啊。我跟你说,外系好多虎豹都在探问你那小姑娘呢,赶紧先动手为强啊!”


事理我都晓得,可是,师妹一看就是身世敷裕家庭的姑娘,身上穿的衣服属于一看就晓得是名牌的质地。而我呢,只是来自她故乡边上一个小县城的穷小子,怙恃从小仳离,念书的钱满是靠父亲放工后摆地摊、卖夜消挣来的。我追她,一看就是癞虾蟆想吃天鹅肉,叫我怎样积极自动?只好冷静地把爱意藏在心底,但又不死心地还是继续找机遇靠近她。


幸亏功夫不负故意人,有一回下课,我正预备整理书包,就看到一双熟悉的小手敲了敲我的课桌。我欣喜而自持地一昂首,就见师妹站在我眼前,抿嘴笑道:“师兄,待会要不要一路晚饭呀?”


晚饭后,我俩又按例起头绕着操场做消食活动了。逛着逛着,师妹忽然牵着我的手,双眼直勾勾亮晶晶地看着我,说道:“师兄,你说,要不我做你女朋友吧,怎样样?”


我那时就明智损失,满心欢乐地址头答应了。可回到宿舍一细想,便忧愁了。这谈恋爱的,吃饭逛街看电影,哪样不是要花钱的。我平常给系里教导员帮手挣的那点助学金和刻苦念书拿的奖学金,估量是不够的。因而,我又偷偷地接了几个家教的私活儿。说“偷偷”,是由于在师妹眼前,我历来都没有跟她提过自己经济上的困窘,这多羞于开口。不外我一向领着黉舍的贫苦助学金这件事,也是大师都晓得的,想必小师妹也是心里稀有,平常吃饭逛街,一切也从简。但每回带着她来路边小饭馆吃饭,她迈进店门那一瞬间厌弃的脸色,还是刺痛了我的神经。


转眼到了暑假,她和同班的一帮同学相约去湖南凤凰旅游,问我要不要也一路去。看着她那双布满渴望的大眼睛,又想了想旅游的那一笔不大不小的花销,我还是狠了狠心,谎称暑假家里亲戚来北京,得陪着玩儿就不能陪她去了。实在我哪有什么亲戚来北京,不外是自己想趁假期多打点工而已。


好不轻易等到开学,她也回黉舍了,我满心欢乐地去宿舍楼下等她。可是,目睹着她朝我走来,却看也不看我一眼地就从我身旁走曩昔了,搞得我丈二僧人摸不着脑筋。失魂落魄地回到宿舍,上铺的兄弟又发挥了八卦精神,拉着我说道:“嘿,你晓得么,大师都在传,你那小姑娘,在凤凰跟她们班一个男的可暗昧了!听说还是个富二代呢!”


我一言不发,心里苦笑道:本来如此,本来如此。公然最初还是落得一个“癞虾蟆想吃天鹅肉”的了局呐。

既然人家都没给我好脸色看了,我又何须继续拿热脸贴人家冷屁股呢?那今后,我埋头苦读。偶然远远地,在食堂大概晨会上看到她的身影,我也只好咬咬牙装没看到,一边提醒自己“别傻了穷小子”,一边忍痛转过甚去。前人说“书中自有黄金屋”,诚不欺我,系里教员忽然告诉我,交际部正在都城的外语学院当选派优异门生出国进修,我是系里持续三年景绩最突出的,只要经过同一的文化测评和政审,年末便可以预备出国,一年后返国,便可以间接进交际部工作了。这对我,无疑是一个喜讯,我恍如看到了一个改变命运的起色,因而尽力过关斩将,最初顺遂地经过了考试。


虽说没有出现“书中自有颜如玉”的美景,不外好少年志在四方,再说,等我学成归来,也算是有个好单元,不至于让小师妹再厌弃了。假如那时辰小师妹还单身,还没有碰到她的“林平之”,也许我俩还有机遇再续前缘。


抱着这样的心态,在兄弟们给我办的饯行聚餐上,我四周搜寻着小师妹的身影。找到了!我举起杯子正筹算朝她走去时,却见她牵起了站在身旁的阿谁“富二代”的猪手,两人深情款款地对视起来,我只好沮丧地找此外兄弟饮酒了。


大酒以后,我就囊空如洗地飞去了法国,也离别了我的小师妹。


■ 她说:
小时辰家里有一面大书柜,满满当当地堆放着父亲爱看的金庸全集。我作为独女,从小也随着父亲耳闻目击,读了很多武侠名著。
读到《笑傲江湖》的时辰,父亲问我:“你最喜好书中哪个小姑娘?”
我想了想,回道:“岳灵珊!”
父亲迷惑道:“一般小姑娘不是都喜好任盈盈吗?”
我继续说道:“任盈盈美是美的,但我更喜好小师妹的大爱之心。你看,她为了心爱的人,愿意舍弃一切,只为了让情郎可以安心追求自己想要的,连到生命的最初一刻,心心念念的还是情郎。这才是真爱!”
估量父亲感觉我小小年数说起大爱来头头是道,挺成心机的,又玩笑道:“那有一天长大了,林平之和令狐冲同时站在你眼前,一个是温文儒雅的贵令郎,一个是重情重义的穷侠士,你选哪个?”
我一酡颜,扬着脖子回答道:“我就要我的令狐冲!世上只要一个令狐冲,小师妹不选他真是太傻了!”

大学第一年的迎新聚餐上,我终究等到了生射中的大师兄。那天,他穿着一件清洁的白衬衣,袖子挽得手肘,一条亚麻粗布长裤,往那儿一站,翩翩的侠士气味劈面而来。看起来,他是门生会中的魁首脚色,大师都去和他敬酒,他也非常豪放逐一回应。


正当我犹豫着,要不要也上去的时辰,系里的另一位小师兄,听说我也来自C城,赶紧兴奋地拉着我去找老乡。谁承想,那位老乡居然就是我适才偷偷端详好久的大师兄!


由因而老乡,聚餐竣事后,众人又起哄让他送我回宿舍。一路上,他风姿潇洒,口吐莲花,引经据典,把我这小姑娘震得目瞪口呆,直叹自己平常书读得太少,以致于现在不能跟上他的节奏,显得一副没大脑的草包样。


眼看着就要走到宿舍楼下了,第一印象这么糟可怎样行?因而我心一横,厚着脸皮发起道:要不去操场走走?这一出,我回宿舍和姐妹们说起过,直到结业多年后,还被众人嘲笑,封我为全校“追汉子厚脸皮第一位”得主。


厚脸皮怕什么,归正那一晚,大师兄牵了我的手呢。我躺在宿舍的床上,左手握右手地傻笑着入睡了。可第二天、第三天,大师兄都没有来约我,难道是他倾慕者众多,哪管得来我一个黄毛丫头?不外,没过几天,我终究在课堂里见着了朝思暮想的人,可他只是来监视我们上课的,并不是专门为了来看我的。


这么一想,我又沮丧了好几天,宿舍里的姐妹们纷纷指责我道:“笨呐你,人家大帅哥死后几多狂蜂浪蝶,也没见他理睬谁了,成天就晓得念书,却恰恰只牵了你的手。俗语说‘女追男隔层纱’,你天天在宿舍没精打采,还不如自动反击,保准易如反掌!”


我一听,本姑娘还怕了你不成!因而第二天就着脸去约师兄吃饭,吃完了饭又着脸约他逛操场,逛着操场又着脸约他当男朋友。哎呀亲娘,您如果晓得了自己女儿有多厚脸皮该痛打我一顿了!还好还好,大师兄估量也是被我的英勇给吓傻了,呆呆地址头说了句:好呀。


可是阿谁白痴,也不晓得能否是念书读傻了,还是感觉我太缠人,为了图个耳根清净才干脆答应了我的,归正那今后也历来不会自动约我,见了面也从不自动跟我说他自己的工作,总是我十句,哥们儿才回一句。原本我们两个之间,就是我自动倒追的他,在一路后,事事还是我自动。一路头我挺来劲儿,成天约他这个约他阿谁,可时候久了,也渐渐感觉心里委屈。


他家庭困难,还兼职做好几份家教。这些我都晓得,可是没一件是他亲口告诉我的,全都是他人跟我说的。我了解他自负心强,可是我图的是他这小我,如果图他人的钱,那我早就仆从里阿谁追了我好久的小男生好了呢!可要怎样帮他呢?想来想去,也就只要公开里托人给他先容家教的活儿,平常下馆子就挑黉舍旁边的三无饭馆了。不外,想到那些饭馆龌龊的小脚凳和带着油渍的空中,我还是一阵恶心。


一件让我寒心的工作,还是在某年的暑假发生了。那年他说是要陪来北京的亲戚,就不陪我去凤凰了。可等我喜滋滋地提早回校,想要给他个欣喜时,却无意入耳到黉舍有外派留学的名额,而他的名字鲜明就在名单中。


是啊,我成天不学无术,只晓得吃喝玩乐。出国留学这件事,估量他早就计划好了,只是看我常日里那末周到,又欠好拒绝我,才碍于体面跟我这么交往着。你醒醒吧,姑娘,趁人家还没把你给甩了,你还是给自己留点庄严吧。


开学后,我明显看到了他,却故意伪装没看见;明显晓得大师都在风传我和班里富二代的绯闻,我也故意不去回应;对于富二代越来越明显的追求攻势,我也不像之前那样顺从了。我面上装着无所谓,心里却比谁都清楚:这些幼稚的小幻术,不过是还在隐约期望他能有什么回应而已,很可笑不是么。不外很明显,估量他也是感觉终究摆脱了吧,也没有再来找我了。偶然在早操会议上看到他的身影,我还是会不由得偷偷多瞄两眼,他貌似是留意到了我的眼光,总会很快地转身走开,想想真是心酸。


听朋友说,他比来看书看得很凶,天天混迹在自习室,也不晓得有没有按时吃饭。我还听朋友说,他顿时就要加入交际部的文化考试了,也不晓得什么时辰会出成果。嗨,我瞎费心什么,他那末优异,必定没题目标。况且,现在也没有我在旁边烦他了不是。所以,为了他的前途,我应当有多远躲多远,好让他专心温习才是。


果不其然,他名列前茅的喜讯很快就在黉舍里面传开了。我心里由衷地为他感应高兴,可这也意味着他很快就要分开这里,分开我了,喔不,他早就分开我了,确切地说,是我大要再也看不到他了。所以,当室友问我要不要一路去加入他的饯行大聚餐时,我绝不犹豫地就答应了。看着他和旁人说笑风生,看着他举起羽觞一饮而尽,看着他还是穿着那件清洁的白衬衣,我心里一阵掀桌:你这不是求虐来了吗?


这个时辰,忽然瞥到他正朝我的偏向走了过来,我瞬间警铃高文,不晓得手该往哪儿放了。那时也不晓得脑壳抽了什么筋,恰好富二代站在旁边,我也没多想,敏捷地就捉住了他的手,看着他的眼睛又不晓得该说些什么,只好两人杵那儿大眼瞪小眼。还好,师兄估量是喝多了,没一会儿又换了个偏向,继续找他人饮酒去了。我心里放下了一块石头,却又隐约透出失望来。没想到,最初我和你,也没能说上一句,珍重。


一晃现在结业都两年了,他返国后没多久,就又被外派到了法国驻扎。偶然逢年过节,我们俩还会给相互发个祝愿短信。这几年,过得实在也挺好,要朋友有朋友,也是有碰到过几个不错的工具,家里先容的朋友先容的,但总感觉少了点什么。还是朋友的一句话点醒了我:“似乎从他今后,你再也不曾爱得那末厚脸皮。”是啊,惟独他,让我可以放下自负;惟独他,让我爱得阵脚大乱。




我平常没事儿爱刷刷豆瓣,偶然晓得有这么个征集分手情侣的活动,感觉挺好玩儿的,一感动,又厚脸皮地给他发链接,看看他这个老同学兼旧情人给不给体面。没想到,他却是挺爽利的,把昔时的心情全都告诉了你。你说,我干嘛非要猎奇心作怪地想读他的采访呢?这下我都大白了:在爱里面,傻瓜都一样。明显都是深爱着对方,明显在心里都把对方当做仙人给供了起来,水落石出后才发现,本来是自己爱得太低微。


可是错过了,就是错过了。
事过境迁,你要怪谁?怪他或她过度美丽?固然,也要怪那时的夜色太黑,月光太温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