致婚外爱人的一封信

2017-8-2 11:59| 发布者:妙合小编| 查看:64| 评论:0

摘要:收到你的来信,我一时不知如何是好,抽了两根烟,才有勇气将信打开。 我知道,这一天迟早要来。 你在信里问我知不知道你爱我,问我是否也爱你。 其实,问题的答案,我们早已了然于心。 如果可以,我希望可以永远 ...

收到你的来信,我一时不知如何是好,抽了两根烟,才有勇气将信打开。


我知道,这一天迟早要来。


你在信里问我知不知道你爱我,问我是否也爱你。


其实,问题的答案,我们早已了然于心。


如果可以,我希望可以永远不直面我们之间的问题。


也许你怪我不够勇敢,也许我确实不够勇敢。然而在成人的世界里,勇敢有时相当于一种背叛。


你知道的,我已有家庭。这话也许很伤你的心,虽然我和我的妻子之间早已没有爱情可言,但她毕竟是我的妻。


我是爱你的,从我见到你的那一刻起。这种强烈的感情从未有过,甚至可以这么说,直到那一刻,我才真正明白爱情的强大力量,明白为什么有那么多人可以为了虚幻的爱情而奋不顾身。


然而,无论我如何爱你,爱情在我如今的世界里,早已退居二线。不管它以多么饱满、多么不可一世的姿态出现,它都必将被编排在生活的诸多难题之后。


我的妻子患抑郁症多年,我的离开可能会彻底葬送她的生命。无论如何,我不觉得我的爱情比她的生命更为重要。


我的孩子刚刚上幼儿园,对我和妻子无比依赖。无论如何,我不觉得我的爱情比她的健康更为重要。


我的母亲已经七十岁高龄,患有较为严重的高血压。无论如何,我不觉得我的爱情比她的晚年幸福更为重要。


凡,我不是爱不动了,更不是不够爱你,只不过长大以后便会发现,原来世上有太多事情比爱情更重要。爱情,不过是青春期的头等大事而已。


责任,让一个人变得更加完整,也变得四分五裂。一个看似独立的人,随着年岁的增长,随着不断发生的爱恨情仇、生老病死,渐渐变为他人的某个成分,时间弥合得越久,彼此之间越拉扯不清。从这时起,就不存在只为自己而活这样轻浮的概念,我们总是作为他人的某一种象征而存在的。


爱情是纯洁的,我一直坚信,世界上不存在丑陋的爱情。只要它的成分足够纯粹,即使是婚外情,它也是纯洁而美好的。毕竟爱情是感性的,没有先来后到,更没有对错之分。它是至高无上的美,是一种艺术,也是我们身而为人最为神圣的部分。只可惜,人类将爱情与婚姻做了紧密的连接,婚姻却是严肃的,理性的,它讲求先来后到,更讲求游戏规则,它给予我们权利,同时赋予我们义务。我接纳了爱情,也接纳了与此相伴的婚姻,我享受了它带给我的权利,此时我便必须履行我的义务。


我尊重爱情,向往爱情,如果爱情只会伤害到我一人,我必为之奋不顾身。然而在现实的生活中,爱情早就不是那么单纯的存在了。我早已成为了太多人的某某。


凡,怪只怪我的懦弱,没有在一开始就把我的情感和立场和你说清楚,让你受到了伤害。在这一场还没有开始便要匆匆结束的爱情当中,虽然别人也在无形中受到了伤害,然而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我们是最深的受害者,这也是生而为人的无奈。我可以把持住自己的行为,但却没有人能够控制住自己的情感。我还是无法自持地爱了,但我没法让这份爱延续出一段故事。很抱歉,还没有开始,就只能怀念。


凡,我可以给的,我能够说的,就只有这么多了。爱情在我的世界早已无法独立存在了,它与往事,与成长,与家庭,与婚姻,都那么纠葛不清。很对不起你,给了你爱情,却无法给你恋情。同时也很羡慕你,在你这样的年纪,爱情还只是清高的爱情。


说爱已太迟,保重。

扫一扫免费挽回